会员登录 注册会员

搜索

【江夏工匠】问脑 ——小记协和江南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林勇

[复制链接]
江夏微新闻 发表于 2018-4-14 13:1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江夏微新闻
2018-4-14 13:14:56 1920 0 看全部
(作者:曹俊华)
    “我们要活个一百岁。”
    “那是!皇帝佬也比不上我们。”
    “有病就找林医生,阎王不要,他要,死去还能活来。”
    ……
    在林勇任主任的江南协和医院神经外科,一对病房里的老姊妹花这样对话。如此褒奖,林勇说难副其实,人脑就像“黑洞”,他只能努力接近,在临床上,并没有所谓的神来之笔,认真了,用心了,就会无限接近生命禁区。
    “总是被点名,常常在无影灯下……”这是51岁林勇的每一天,即使连做8个小时手术,做到鼻子出血,也不下火线。
1.jpg

    1万台手术,1万次救赎。
    28年来,他都以对生命的敬畏而一往无前,成长为江夏十大名医,44岁正高,在全区更是独一无二。
    他是悬崖边、刀尖上的舞者。早在1990年,林勇从当时的县人民医院没有CT的时代开始,“问肠”“问脑”,武汉三医院、协和医院、上海仁济医院、北京天坛医院,都是他进步的阶梯。
2.jpg

武汉三院  燃起小桔灯
    林勇51岁,毕业于湖北科技学院医学院,从医缘自于他对赤脚医生的羡慕,记忆中,有人鼻子出血了,赤脚医生找来荷叶管子,煎了水喝,就好了。
    “赤脚医生很了不起!”林勇说,是中国最底层的医生鼓舞了他。
    1990年,林勇分配到我们至今惯常说的县医院外一科,包括了通常意义的普外、脑外和泌尿外科。作为新来的,不主动,就只有“挂眼科”的份了,他从一些鸡毛蒜皮的手术练起,连梦中都不放过,不到3年,就跨出一大步。
    这是一位60岁的老农,在祝福新年的钟声中,好不容易能吃上肉,竟倒下了。因为是春节,人手少,林勇有了一次主刀机会。老人肠梗阻,切开后,小肠多半苍白,部分发黑坏死,肠系膜旋转了720°,“绞榨性肠梗阻!”林勇当机立断,一点点拨开,颜色立即红润起来,还是有一部分坏死,如果继续拖延下去,会严重影响供血,甚至“肠坏死——休克——危及生命”。
    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,两天后老人就能狼吞虎咽了,干瘪的脸上有了血色。是《手术学》一书帮了他大忙,这本书集刀法的基本功之大成,针灸、麻醉方法都有,很接地气,在林勇医生伊始,这本宝书,就像一位不厌其烦老师陪伴着他。它可是有着不一般的故事,那时手术学方面的书籍凤毛麟角,是林勇从时任武昌县卫生局长的女婿那借来的,后来又被金口一位村医借走了,总带给他“初恋”的美好。
3.jpg
   那时,国家提倡医疗下乡,武汉三医院对口帮扶江夏。疝修补术,就是三医院的三位老师到林勇科室重点传帮带的。疝,打个比方,就像车子外胎破了,内胎通过裂口突出,咳嗽、喷嚏、啼哭、妊娠、排便等用力过猛都可能引发疝气,一旦形成疝嵌顿、疝环,对消化、泌尿系统等危害就更大,我们曾经常见的肚脐和阴囊巨大,就是疝气作怪,有的人因此娶不上亲。
    这一时期,在三医院3名医生指导下,林勇都在一看二做—三思四提高,须臾不敢松懈,大家一起努力,医院每年各类疝气修补术多达千例。
    “他们术中程序特别清晰!”林勇虔诚地向三医院的医生们学习着,近30年了,他们就像小桔灯,一直照亮着他的医术之路。

协和医院  仰望到星空
    5年过去,林勇基本能都独当一面,胆囊切除,胃大部切除,胃肠切除,脾脏切除,都能驾轻就熟。
    林勇苦恼的是,1996年,已更名为武汉十四医院、江夏区人民医院的二级甲医院,对于中型颅脑手术因没有CT等设备,每年只能徒手做几例,特重型颅脑手术几乎是一个“0”,即使轻微型颅脑手术,也是从武汉大医院请专家教授主刀,他就目睹过颅脑损伤人员是抬着来,扶着走进医院,因开颅不及时而一命呜呼。
    “畸形发展!‘救死扶伤 ’竟让白大褂给贪污了。”这是历史,悲剧不能重演。林勇有一种冲动,决定担纲这一重任。1998年,他毛遂自荐到协和医院学习颅脑手术。
    仁爱济世,协诚人和,蛇杖高举,用提灯精神,照亮生命之光。协和就是他仰望的星空。这所医院建于1866年,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大型综合性医院,享誉海内外,是全国首批三级甲等医院、全国百佳医院,拥有双聘院士5人,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专家95人;建有国家级重点学科10个、临床重点专科25个,总数国内前五,还是国家临床研究中心、国家疑难重症诊疗中心、国家卫生技术培训中心,获国家科技进步奖6项。
    一年多时间,林勇师从中央保健委员会会诊专家朱贤立教授,朱老可是执全国颅脑肿瘤显微手术之牛耳,6项科研成果达国际先进水平。如饥似渴,是林勇的一分一秒,他们寝室有6人,他挤在门边,就是为了大家就寝后,能借助廊道的灯光再品读一个章节。颅内动脉瘤夹闭术,就好比将吹破的气球再缝合,能解决动脉瘤破裂出血常致病人残废或死亡的危险,当时尚属“吃螃蟹”,朱贤立是这一新技术的全国领跑者,林勇就是走进朱贤立撰写的《外科学》《显微神经外科入门》,还能跳出来,既见树木又见森林。
4.jpg
    每次朱贤立主刀、授课,林勇都是聚精会神。1998年8月,天像破了似,长江簰洲湾倒堤,林勇培训的大楼一楼被淹,一个多星期,他饿着肚子也不愿迟到一分钟。一天晚上,又是朱贤立披挂上阵,林勇却接到母亲急性脑溢血住院的电话,他嘴里说马上回家,硬是不舍一次机会,几个小时后,朱教授用一种特制的无磁金属夹将动脉瘤从根部夹住,手术告罄,他才赶回家,母亲却突然在自己的科室英年去世。
    “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”,林勇给自己戴上了不孝的帽子,对生命和健康有了痛彻心扉的思考。正是协和的日子,有簰洲湾死亡记忆,有慈母死亡记忆,回到本院后,他开始真正“问闹”,博览群书,遍找案例,反复比较,各个击破。
    陈某一年多前间断头痛头晕,经颅脑CT血管造影检查,确诊为右侧眼动脉瘤,术中稍有不慎就会损伤视神经,造成患者失明。林勇自告奋勇主刀,请朱贤立技术指导,只见他从容地运用颅底显微操作技术,分离脑侧裂池,逆向解剖分离右侧颈内动脉、右侧大脑中动脉、右侧视神经,小心磨除前床突,暴露眼动脉段颈内动脉,在眼动脉起始段发现动脉瘤,在充分分离瘤颈后,用一枚微动脉瘤夹完全夹闭动脉瘤……历时5小时,成功拆除颅脑里的“不定时炸弹”。
    当年的协和神经外科只有38张病床,那是服务全省的,如今林勇所在的协和江南医院神经外科有了62张病床,几乎是专贡江夏的。
    林勇有了干大事的气场。

上海仁济  脑极限之旅
    对科学家来说,直到目前为止,对大脑依然知之甚少,还是一个“黑洞”。对神经外科医生来说,眼前被打开的颅脑,是人体中最脆弱的部分,这里血管众多、神经密布,每个部位都与人体各个器官神秘地联系着。神经外科医生仿佛在刀尖上行走,每一个动作都关系到病人的生死存亡。
    尽管林勇在神经外科常见病、多发病的诊疗上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,擅长各型颅脑外伤的诊疗、高血压脑出血外科治疗、大脑半球肿瘤摘除、梗阻性脑积水分流手术、脑血管畸形外科治疗,脑脓肿切除与引流术、颅骨成形术等,他时常告诉自己不能做井底之蛙。2006年,他再次有了深造的机会,拜师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仁济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江基尧,他可算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顶尖的脑外科医生。这位教授不仅每天在刀尖上与死神一搏输赢,更在“黑洞”里不断地追问“上帝”——生命的底线究竟在何处?
    常温下,人和动物大脑停止供血超过5—8分钟,都会因脑缺氧而死亡。江基尧教授成功地进行了“超深低温猴脑部断血再复苏”手术,将这一世界性无法逾越的“生死线”延迟到10分钟。实验中,麻醉“药性”一过,已被宣判“脑死亡”的小猴一骨碌坐了起来,毫不客气地抓起苹果就大咬 一口。
    这是林勇看到的最神奇的实验。虽只有两三分钟的突破,意味着在与死神争分夺秒的脑损伤抢救中,每年将有上百万必死无疑的病人因此而获得生机。
    上海发生过一起恶性凶杀案。一居民家中惨遭持刀歹徒袭击,父亲被当场砍死,15岁的儿子脑袋被砍成重伤。当救护车将奄奄一息的孩子送到江基尧面前时,特重型脑外伤、脑干伤、严重脑挫裂伤,确诊无疑。按国际统一评判标准,此类病人死亡率几乎为100%。然而,入院两个月以后,这个孩子不仅奇迹般地苏醒,而且还向警方详细描述了案发过程和案犯特征,为公安部门侦破这起谋财害命案提供了有价值的线索。这个奇迹来自江基尧的亚低温疗法。
5.jpg
    由于脑解剖生理学高深莫测和临床疾病的复杂性,至今仍有不少脑部疾病,如特重型颅脑伤、巨大动脉瘤和颅底肿瘤等还多是选择无奈地放弃,或应病人家属之邀“死马当做活马医”。作为神经外科医生,林勇从江基尧教授哪里发现了新窍门:心肺冷不得,而脑细胞却很抗冻。
    于是,一条全新的技术路线诞生了:亚低温及脑温与体温分离术。江基尧教授和他的伙伴们成功复苏了经历脑部超深低温无血循环50分钟的实验犬。尽管从实验室走到手术室,还路途迢迢,林勇眼界大开,“到时候连傻子都可以做脑外科手术了”,这是一个科学支撑着的玩笑。“人脑复活”的时间表,或将横空出世。
    这位女子患超大型脑垂体肿瘤,位于脑下方,大如豌豆,形状也像一颗豌豆,一度公认为身体腺体的总指挥,发病基因在世界上尚未破解。手术部位的复杂性和血管的丰富性,对脑神经外科医生历来就存在巨大的挑战。稍有不慎,就会造成病人终身残疾或死亡。主刀的正是林勇,手术过程中,病人出现开颅渗血等问题,林勇及时采取措施,手术得以顺利进行。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,病人视力由术前的0.1恢复到1.0,得以康复。一些手术不做必死无疑,做了就有一线希望,没有一例不冒风险。林勇说,他抛却一世功名,这些年捡回过几十条生命。
北京天坛  井蛙语于海
   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,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。这是《庄子秋水》中的哲思。相比于世界三大神经外科研究中心之一的北京天坛医院,协和江南医院还只是个小弟弟。
    2007年,林勇有幸拜于天坛医院刘庆良教授门下。刘庆良,留美博士后,中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,驰名于“非典”时期。脑干是手术禁区,手术难度极大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就是这种手术刘庆良也成功做过百例。
    学习期间,林勇一天10小时听恩师讲授真经,或在实验室,在手术台默默地学,不停地问,即使一些“傻问题”,他也刨根究底,面红耳赤过后,是幡然醒悟。
脑动脉出血开颅术,一不小心就会造成静脉损伤,静脉损伤就会导致血供有进无回,比动脉破裂危害更大,个中“机关”,许多业内人士一辈子也琢磨不透。林勇说,通过学习对颅底解剖清晰了许多,特别是脑血管方面,他学会了如何保护静脉,让动脉静脉井水不犯河水。
    回院后,林勇胆大心细用于临床,为患者做了多例经鼻蝶垂体腺切除术。本文作者企图描述其难度,他拿着标本,不厌其烦介绍,位置就在脑幕下一个极小空间,紧邻脑干这个生命中枢,两侧有颈内动脉,要经过鼻腔、蝶窦、垂体窝底,才能实施完成手术。
    “绣花功夫”,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于干部的要求。林勇这些手术,比之绣花,更难,因为他是在与“上帝”要生命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甚至是死亡的代价,具有不可逆性。
    我们再来看一个“轻松筹”——
    爸爸,你要坚强,我只有你了
    我是叶小燕,是乌龙泉街青山村柳家湾人。我5岁时,名叫“心脏病”的恶魔夺走了妈妈的生命,丢下5岁的我。“妈妈”于我而言,不过是个遥远的,咀嚼在嘴里,叫不出来,却能逼出眼泪的名词。
    我的爸爸叶家利, 63岁,是一个手上长满老茧,笑起来很温暖的人。可是,2018年3月24日,爸爸忙完农活,爬上大树锯树时,摔到地面的树桩上,又被掉下来的树枝砸到,瞬间,血流满地,口吐血泡,不省人事。(部分)
    经诊断为急性重型颅脑损伤、右侧骨下段粉碎性骨折,林勇当机立断抢救了这个不幸的老人,使他从昏迷3天中醒来,9天后就出院了。
    一位吴姓患者头晕、头痛三年,到过不少医院一直查不到原因,今年4月经CT检查发现其左顶叶有一处10×8厘米的巨大占位,足有成人的拳头大,诊断为脑膜瘤,必须手术切除。
    由于患者的肿瘤不仅靠近神经中枢,且包裹颅内大血管,钙化。这台手术犹如在生命禁区里“排雷”。为确保手术成功,林勇和他的团队设计了完备的手术方案。手术中,林勇小心翼翼地在显微镜下操作,由于肿瘤骨化严重,尖刀很难切动,仅刀片就用了十几个,最终逐一分块将肿瘤切除,并做到了对脑组织最大程度的保护。术后患者意识清楚,说话流利,还笑说马克思不要他……
6.jpg

    今天的江夏,是湖北县域经济十连冠,人们对健康,对生命,有了更多的期待与话语权。正是基于这种认识,林勇铭记着“仁爱至上,生命第一”的院训。他坦言,在协和的光环和技术下,力争在江夏就可以把大部分神经外科病看到头。
    兀地,我想到林勇的一句话,没有准备的医生无疑是屠夫。我也想到了一句英国谚语,一千个读者心里,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而在林勇看来,好医生只有一个评价标准,那就是患者相信你。
    2000多年前,屈原是在问天,写成《天问》,而今林勇是在问脑,他长期收集临床诊疗资料,形成高质量论文,在国内统计源期刊发表。《高血压脑出血术后应激性溃疡防治研究》、《合并胸腹腔脏器损伤的重型颅内损伤救治》、《高血压脑出血手术治疗临床分析》、《慢性硬膜下血肿钻孔引流术后并发症脑肿胀一例》、《手术治疗外伤性多发性颅内血肿探微》等,分别发表在《卒中与神经疾病》《中国临床神经外科杂志》等国内权威杂志上。
    论文不是彩虹,是落花生,不好看,却是实用和伟大的。
    1万台手术,1万次救赎,林勇就是患者的骆驼 。
    “全脑血管造影、颅脑内动脉瘤夹闭术、经鼻蝶显微镜下或内镜下垂体腺瘤切除术、椎管内肿瘤切除术、听神经瘤切除术,脑室-腹腔分流术等,这些只有少数大医院才能做的手术,在我们医院已逐渐成为常规手术。”感到笔力不逮,最后我如实照录林勇的话,呈给读者诸君。
    难怪有患者说:“我今天就是要等林主任给我看病,只要他给我开的药,哪怕是敌敌畏我也喝;哪怕是上绞刑架,我也会赌一把。
啦啦啦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|上传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  • 您可能感兴趣

查看:1920 | 回复:0

江夏人的网络家园,为江夏人提供一个良好的网络交流平台,让更多的人了解江夏及江夏的文化、民生、风土人情等,一起关注江夏的发展。
关于我们
关于江夏TV
发展历程
联系我们
本站站务
友情链接
新手指南
内容审核
商家合作
广告合作
商家入驻
新闻合作

官方微信

手机版

手机APP

联系电话:027-82661180-1 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道江夏大道179号 邮箱:7815480@qq.com ICP备案号: ( 鄂ICP备13012698号 )
GMT+8, 2018-4-26 17:25, Processed in 0.224439 second(s), 28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